央廣網昆明8月20日消息(記者楊菡)7月1日,云南省旅游業協會、云南省旅行社協會共同發布《2021年旅行社云南旅游產品參考成本消費提示》。這個提示發布沒幾天,央廣網記者接到江西游客羅先生反映,他參加了五晚六天的昆明-大理-麗江旅游團,旅途中發生的事情讓他五味雜陳。


墨翠貔貅和購物發票


  3280元“請”個墨翠貔貅
  羅先生回憶,這次旅途大理段的導游叫阿布。行程第一天,阿布在車上說不允許用手機拍他,還要看大家“支不支持”他的工作,如果不“支持”就翻臉,之前有游客不配合,司機不準上車。第二天,阿布上車就說,他知道昨天車上有人舉報他,如果今天再舉報,他就要搏命了,他說他是有刀的。
  在大理去玉器店之前,阿布向游客強調:云南的玉買一塊少一塊,買到就是賺到,養生保平安轉運。7月15日,在大理喜洲購物店,阿布很認真地對著一個墨翠貔貅向羅先生介紹:“貔貅是招財的,只進不出。您買的是開過光的,現在用100塊錢包住,再放進紅布包,不要讓人看也別讓人模,你一路帶回家,就把財氣帶回家了!
  見到記者后,羅先生從貼身小挎包里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個小紅包,再從小紅包里拿出一個揉成團的紅色百元鈔票,展開鈔票,里面露出一個黑色的貔貅。羅先生說,導游氣勢洶洶的態度、貼身緊逼的“服務”讓他不得不買下這個貔貅,并照他所說的辦法對貔貅做了包裝。
  大理行程結束,在送游客去麗江前,阿布告訴一車的客人,感謝大家在大理喜洲購物店的支持,這一車客人消費排名不是倒數。
  到達麗江后,羅先生麗江行程的導游告訴大家,他們這車購物排名其實很靠前,阿布很開心。羅先生一行到了麗江后,也被帶到了購物店,不過導游沒有大理導游那么“厲害”,他沒有再購物,一行人參加了每人230元自費的拉市海茶馬古道騎馬游,玉龍雪山的索道費用等也是自費。

  旅游主管部門積極協助高效退貨
  行程結束后,羅先生向央廣網反映,希望墨翠貔貅的款項能夠退給他。
  記者就“導游脅迫購物”一事咨詢大理州文旅局局長趙薇,趙薇表示,大理州高度重視旅游市場秩序整治,始終堅持以“零容忍”的態度重拳整治旅游市場亂象,嚴厲打擊低價游、誘導購物、脅迫購物、擅自變更行程等違法違規行為。嚴格實行30天無理由退貨制度,游客如對購買的貨品不滿意,可在30天內通過“游云南”APP退貨。
  大理州文旅局副局長李慶敏受委派處理此事,李慶敏表示,他們將積極配合羅先生退貨,同時會調查涉事導游、旅行社,一有線索一經查實將嚴肅處理。據介紹,今年上半年,大理州文旅局共接處“游云南”APP有效投訴1147件,已全部辦結,平均辦結時長58.8分鐘。相關部門共出動執法人員1.65萬人次,檢查涉旅市場經營主體2.6萬家次,導游800多人次,查處涉旅行政案件232件,罰款51.77萬元。
  7月21日,羅先生告知記者已收到退款,對云南旅游主管部門的高效率表示很滿意。

  疑似不合理低價團惹禍
  在云南嚴厲整治旅游亂象的大背景下,羅先生為什么還會有如此遭遇?
  羅先生說,他們一行參團費用由在云南的老鄉支付,孩子的費用是1200多元,成人的費用是200多元,他并沒有拿到費用票據和旅游合同。羅先生2008年曾經參加過昆大麗五晚六天游,當時的價格是1500多元,這一次的低價讓他很吃驚。由此,他對旅途中要多消費多購物表示理解,但是,導游“貼身盯防”式的脅迫逼購卻讓人不能接受。

  業內人士解讀
  央廣網記者就此事請教了旅游業內人士汪先生和一名導游,他們告訴記者,按照《2021年旅行社云南旅游產品參考成本消費提示》,羅先生參團時是旅游旺季,昆大麗五晚六天成本為1670元/人起,200多元的團費低于成本一千多元,可以確定為不合理低價。
  受訪導游說,導游阿布袋羅先生去的玉店是路邊小店,讓旅客覺得可能是當地人也會去的店,而非專門針對游客的購物點,一般這種店的返傭會在40%-70%之間,視市場行情而定。
  記者還了解到,不合理低價團要產生利潤,只能盡可能請游客購物、增加游客自費項目,比如,羅先生參加的麗江拉市海自費騎馬項目就沒有列入《2021年旅行社云南旅游產品參考成本消費提示》旅游成本明細中。

  后續:涉事導游被罰款2000元
  在獲悉該事件后,大理州文旅局積極調查取證,經過一個月的查辦,大理州文旅局于8月20日發布了行政處罰決定書,并于當日將行政處罰決定書送達給當事人。
  李慶敏告訴記者,經查,涉事導游和某東是香格里拉的,他由西雙版納恒玖旅行社有限公司委派,于2021年7月12日至15日在接待“云水澗大麗汽車往返5晚6日游”團隊中(團號為KMHJ-210712S-1)存在向旅游者兜售物品的行為。導游和某東的行為違反了《導游人員管理條例》第十五條“導游人員在進行導游活動,不得向旅游者兜售物品或者購買旅游者的物品”的規定。經查明,導游和某東存在向旅游者兜售物品的違法行為,但沒有違法所得,情節輕微,在案件調查中也能充分認識到自己的錯誤,依據《導游人員管理條例》第二十三條的規定,決定對導游和某東處以2000元罰款。

   記者手記:這不是記者第一次接到這種類型的投訴了,多年來,在云南各級旅游主管部門的高壓整治之下,為何還有這樣的亂象?記者在這次采訪中感覺老套路、老說辭依舊,不合理低價仍然在誘惑著游客,高額返傭仍然在“鼓勵”導游違反相關規定。
  近年來,云南努力打造世界一流“健康生活目的地牌”,深入推進“旅游革命”三部曲,云南旅游主管部門和旅游從業者一直在為云南旅游產業奮斗,努力維護云南旅游聲譽,但總還有一些類似羅先生這樣的事出現,值得大家深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