。ㄓ浾邊⑴c撿拾的祥云狀干巴菌)

 

  央廣網昆明8月3日消息(記者楊菡 攝影/記者楊菡 通訊員楊瀟)什么菌是野生菌之王?在野生菌王國云南,相信很多人都會異口同聲告訴你:干巴菌!

  眼下,在昆明野生菌市場,干巴菌售價在每公斤1000元左右,高品質的每公斤售價要超過2000元,是各類菌子價格之首。珍稀價高的野生菌種類不少,但云南人會告訴你,干巴菌才是云南“干菌人”YYDS。

  干巴菌生長特殊,主產于云南,在我國其他省份及國外極為少見。干巴菌的模樣也很特殊,沒有桿桿,沒有傘傘,巖石般的顏色,直接從底座就長出花瓣形狀。味道呢?喜歡的,會沉醉于它的濃郁陳香及韌性口感;不喜歡的,避之如腐木。

  不過,可以負責任地說,絕大多數云南人都是干巴菌最忠實的粉絲。每年菌子季節,不吃上幾口味道頗有幾分牛肉干巴感覺的干巴菌,就會失魂落魄,意興闌珊……難怪,曾經對云南懷念無比的汪曾祺評價它為“人間至味”。

  雄關鄉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江川區東部,野生菌資源豐富,干巴菌是其中主力品種,雄關干巴菌品質優良,這段時間平均收購價在每公斤2000元左右。

  記者的朋友歡歡家就在雄關鄉中營村,其父畢榮生今年53歲,母親龔樹蘭今年51歲,包山拾菌至今已有20余年,是當地知名的拾菌能手,已接受過當地多家媒體采訪。每年7月至9月是他家最為繁忙的拾菌時節,忙活三個月能拾得干巴菌約200公斤,刨去包山支出,每年拾菌純收入大概在8萬元。

  干巴菌滿山的時候,是雄關一帶的歡樂時光,“包山拾菌”已成為當地村民重要增收渠道。

 

  拾菌:日光微熹整裝進山,90分鐘拾得干巴菌1.8公斤

 

  撿菌前一日,細雨綿綿,天氣預報說次日全天有雨,這讓人對能否進山順利拾菌著實擔心。

  6點35分,晨光微熹,撿菌大隊坐上畢榮生夫婦日常駕駛的電動農用車駛向菌山。前一晚的擔心因為天公作美,變為喜悅?磥,今日宜上山拾菌。

  隊伍離菌山越來越近,日光劃破云層放出的光芒也越發奪目,陽光傾瀉在前進的道路上,早起的困倦感瞬間消失,即將進山拾菌的新奇和揭秘干巴菌的興奮隨之而來。

  從畢榮生家出發到采菌點差不多4公里,途中有段一公里多的土路十分顛簸,人在車上需要緊緊抓住車扶手才不會摔倒。車輛行駛約15分鐘,6:50許撿菌隊伍到達進山口。

  常年入山拾菌,畢榮生夫婦的腳力遠遠超過跟隨著的這一群20多歲的年輕人,稍不注意,年輕人就被遠遠落在后面。畢榮生介紹說,干巴菌生長很挑環境,林中高聳的松樹旁一般看不見干巴菌的蹤影,只可在低矮的樹叢旁尋得。

  進山約摸十分鐘,第一朵干巴菌出現在眼前。它形似祥云,菌肉層次分明,菌瓣上還殘留晨露,品相極好。

  

 。ㄏ樵茽畹母砂途

  干巴菌的小屋是松枝搭成的三棱錐狀帳篷,外圍由松茅草覆蓋,以保證生長所需的濕度和溫度。

  畢榮生示范著采摘動作——先輕輕撥開松葉,掀開篷頂,再單手伸入菌底的腐土中,小心翼翼地把干巴菌捧出來,輕輕放入肩上的籮筐。

  沿途看見冒頭的小干巴菌,畢榮生就撿起樹枝給小菌子搭起一個“家”,覆蓋上松葉,給菌子圈出生長空間,下次來它會長大。

  

 。ㄔ谑熬漠厴s生)

  進山不到一小時,撿菌大隊就拾得小半籮筐干巴菌?粗斋@,有了休息的念頭,正在此時,一個較大的松葉帳篷進入視野。隨著龔樹蘭阿姨撥開頂部泛潮的松葉,一朵直徑約為30厘米的干巴菌展現全貌,年輕人齊聲大叫“哇”。龔阿姨笑著說:“這朵收購價估計會到1200元,今天先不采,讓它再長長!

 

  理菌:蛙聲犬吠鳥鳴,山林之音增添別樣樂趣

 

  8:20左右,采菌結束。年輕人的鞋底都敷了厚厚的泥,成了名副其實的“土鞋”,襪子和褲腿也被露水浸濕,整個人渾身散發著濃厚的“自然氣息”。

  我們跟隨阿姨到山中搭的屋子里處理菌子,處理過后,菌子價錢更高?次莸男」芬娪心吧说皆L,狂吠不止,屋內小主人出來連喝好幾聲,小狗才老實。

  小屋周圍蛙聲、鳥鳴、犬吠此起彼伏,好似在向彼此傳遞林中新鮮事。這來自大自然的合奏曲,是龔阿姨日常擇菌的專屬背景音!扒嗤苊磕赀@個時候叫得最歡了,從早到晚都不停!卑⒁檀蛉ふf。

  

 。舻、鑷子、片刀是必不可少的理菌工具)

  小剪刀、小鑷子、小片刀是龔阿姨常備的理菌工具。剪刀修去菌體殘存的松枝、小刀輕輕刮去菌面的干松枝和土礫……工具輪番上場,阿姨嫻熟的雙手也在干巴菌上的非菌體周圍飛舞。

  

 。ò峭恋[、剪松枝……理菌流程不簡單)

  “我們拾菌拾大不拾小,小菌子要是采了,第二年能采的菌就少了。我們給小菌生長時間,讓它自然生長!币贿吚砭,龔阿姨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,不到一小時,今日拾得的干巴菌便被清理完畢,裝框稱重1.8公斤。

  “走,去賣菌了,顧客電話催了!

  

 。ㄇ謇硗戤、朵朵堆疊,亟待裝車的1.8公斤干巴菌)

  阿姨話音剛落,便用毛巾輕輕覆蓋在裝有干巴菌的紅色塑料籃上,小心翼翼地放入塑料袋,裝入車廂,我們一行人也跟著上車駛向江川城區的售菌點。

 

  售菌:從離土到入市3小時,5分鐘售空

 

  9:49,我們從山中出發前往售菌點。天空薄霧蒙蒙,單穿襯衫能感到絲絲涼意,路上的雨坑留下了昨夜雨水來過的痕跡。

  畢榮生大女婿丁大哥開車,他話不多,辦事利索。下山路彎曲狹窄,丁大哥囑咐大家系好安全帶,穩好方向盤一路在林中穿行。從山上到集市有十多公里,車上一直循環播放著一首鄭智化的《水手》,丁大哥不時跟著旋律哼唱。

  10:12,我們到達集市。車一停穩,早就在路旁等待的收購商立馬上前拿菌籃上稱計價。

  “昨天下雨,今天的菌子我只能給1400一公斤了!倍〈蟾缏牭绞召徤痰膱髢r后立馬上前還價,“前天還是2200,今天怎么跌那么多?”一番拉鋸,今日干巴菌以1600元一公斤成交,收入2800多元。

  

 。ㄒ惶斓氖斋@換來2800元收入)

  10:17,收購商將菌款轉給龔阿姨,將干巴菌裝入拉往昆明的車上。

  在回山的路上,丁大哥解釋,今日干巴菌收購價比前幾日少,是因為采菌前一日下雨,雨水浸入菌中增加了重量,收購商因為這個壓價。如果采菌前日太陽放晴,干巴菌就能賣收2200元,品相極好的還能到2500元左右。

 

  護山:靠山吃山精心守護,十歲男孩守山樂此不疲

 

  10:50,我們驅車回到菌山。十歲的守山小男孩畢一恒已做好洋芋燜飯等待大家歸來。

  畢一恒是畢榮生夫婦的大外孫,今年五年級,每逢暑假他就跟家里人到山里住,守山三年了!澳阍谏缴先绾未虬l時間?”他說,平常做完作業,就帶名叫“熊貓”的小狗在山里閑逛,在兩棵樹間搭吊床看書,和一同守山的外公做些簡單的護菌工作,例如給干巴菌搭帳篷、蓋松枝葉、清雜草。

  

 。ê汀靶茇垺蓖嫠5漠呉缓悖

  除了人防,物防方面畢叔叔一家也做好了十足的準備!扒皟赡昱笥阉土宋覀兪嘀焕ッ魅,這些狗看山可厲害!

  “我們這里山好水好,所以干巴菌多,要想菌子多,環境就要保護好!碑吺迨逭f,為了保護好山中生態,他們特意沒有對進山的泥土路做水泥硬化,進山拾菌的農用車也是電動的,盡可能保持山體環境的原生態。